分分彩稳定计划欢迎您的到來!

再世佛陀:帶足印的上師唐卡畫像探討

祖師唐卡畫像的興盛開始于后弘期12世紀西藏中部地區。此時受到早前阿底峽尊者帶來的新教法影響,以及藏中的寺院持續不斷地與當時的佛教中心東印度帕拉王朝的交流,在西藏中部地區許多新興的教派開始興起,如薩迦派以及噶舉派的眾支派。與此同時,受到印度密教各種修行法門于之前三百年的興盛,所謂的各類佛教密法也源源不絕地大量由印度傳至西藏而在雪域蓬勃發展。相對于在顯教中強調以領悟經典為修行方式,密法的教授與傳承最主要依賴著上師與徒弟間的口耳相傳與私下教授。于此,所謂的上師瑜伽 (Guru Yoga),即在密法修行中視自己的上師為佛陀的概念也開始在這些新興的派系中興盛。


這樣的概念,也開始表現在描繪上師的唐卡中。一般而言,祖師唐卡的繪制多是在上師仍在世時由弟子作為委托人所向上師請求而繪制。 為表達對其上師的絕對的崇仰 (與密法傳承里,上師對于弟子而言即是佛的存在),弟子或是委托人時常借用許多原本僅用于描繪或是象征佛陀本身的技法來表達對其上師的至高無上的敬意。


在這周的專題里,我們要觀賞的為其中一種較為稀有與特殊的形式,就是繪有上師真人大小腳印的帶足印唐卡。


640.webp-89

圖A  桑志佛塔的佛足印石板


640.webp-90

圖B  位于阿瑪拉瓦提的佛足印石板


以佛陀的足印來隱喻佛陀與其教法,是佛教藝術最早的表現形式之一。早在佛像開始被制作或是描繪前,于早期佛教藝術所抱持的佛像不表現主義下,南亞的早期印度佛教藝術就經常以各種與佛陀平生故事有關的符號或圖像,如法輪、白馬、菩提樹、佛陀生平故事等,來象征釋迦牟尼于塵世曾經的存在。佛陀足印也是基于同樣概念下的符號,象征著與佛陀的初始接觸。如在最有名的早期佛教藝術桑志大佛塔,較為南邊的阿瑪拉瓦提,以及中央幫的巴胡特,我們都可以看到這種形式的藝術表現。


640.webp-91

圖C  犍陀羅出土的佛足印石板


在稍晚以佛像出名的犍陀羅藝術中,我們仍然可以發現佛陀足印這樣的表現。如像是圖C中的一塊來自犍陀羅2世紀左右的石板上的佛足印。我們同時也可以發現于足印上刻有象征佛陀教法的法輪符號。 


以上的例子說明了以足印象征佛陀的這種藝術表現形式具有相當久的歷史與其明確的符號上意義。而在后弘期時,這些以上師為尊并強調上師瑜伽密法的新興宗教派系中,對于弟子來說,其祖師或是上師在修法的認知上即為佛本身,因此我們不難想像如佛足印這樣的符號被借用于上師肖像唐卡的理由。上師的足印具有多重的意義,如象征上師所直傳的教法(特別是密法),表達對上師的景仰與供奉?,F存的帶有上師足印的唐卡多屬于噶舉派下的傳承,其中以帕竹噶舉下的分支直貢噶舉具有傳世最多的相關唐卡,其他例如另一支派達壟噶舉與噶瑪噶舉也有幾幅傳世。


640.webp-92

圖D   帕木竹巴畫像


在帕竹噶舉的祖師帕木竹巴所傳授的密法經文里,有這么一段相當有意思,是關于如何向上師請求足印的敘述。根據本篇經文,在請求的目的原因上,除了以上所列舉上師足印所具有的意義外,帕木竹巴特別強調了帶有上師足印的唐卡具有在上師不在場或是圓寂后代替上師之存在的功能。該經文也記載了當請求上師制作足印時所要求的禮儀,如需要向上師請求三次(而上師須在前兩次表達沉默而在第三次才接受),并奉上鮮花以為供養;其也對所需準備的道具、取腳印時需要進行的各種儀軌與祝圣儀式等細節。另外,該經文也詳載了關于采完上師的足印后要如何進行后制與供養即使用方法,特別反復強調必須將原始足印以顏料在進行繪制以保有并隱藏該足印的法力,而唐卡本身也必須要隱藏妥當而不得被沒有受過密法的僧人或是俗眾窺見。由于真正的足印已被隱藏在顏料下, 這也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何多數的唐卡上的足印看起來皆相當制式化的原因。由此,我們可以得知足印唐卡在這些新興教派里,具有其獨特而無上的作用與重要性。


640.webp-93

圖E   達壟塘巴札西貝足印唐卡


圖E即是一張源于達壟噶舉的帶上師足印唐卡。唐卡正中所繪者為達壟噶舉祖師札西貝(Taklungthangpa Tashipel, 1142-1210)以及他的足印。札西貝即是帕木竹巴之下的弟子,而達壟噶舉即是帕竹噶舉下的”八小” 分支派系之一。在札西貝肖像下方繪有勝樂金剛雙身畫像。在唐卡上方則有完整的噶舉派祖師譜系,由左到右分別是金剛總持、帝洛巴、那洛巴、瑪爾巴、密勒日巴、甘波巴與帕木竹巴, 而供養人畫像則在畫面的左下角。達壟祖師被置于中間以顯示其尊顯的地位,而其與下方的勝樂金剛本尊并列則不僅僅具有彰顯札西貝在該教法傳承中的地位,同時,也具有于觀想修行時將其形象與勝樂金剛本尊合而為一的功用。根據這張唐卡上的祖師譜系的推斷,這張唐卡應繪制于12世紀末至13世紀初期間,并由札西貝的直傳弟子這代所制作。 因此這張唐卡為現存中最早可以確定年代的足印唐卡,也是目前唯一發現的屬于達壟噶舉的足印唐卡。


640.webp-94

圖F   直貢噶舉祖師足印唐卡 


640.webp-95

圖G   直貢噶舉祖師足印唐卡


640.webp-96

圖H   直貢噶舉祖師足印唐卡


圖F 、圖G與圖H則是三張來自帕木竹巴另一位弟子,即直貢噶舉的祖師直貢巴的足印唐卡。由圖F唐卡上所寫有的銘文可以得知本張唐卡是由直貢噶舉祖師直貢巴(Jigten Gonpo)的弟子所委托制作,因此其年代可定為13世紀初期。圖G是另一張繪有直貢巴足印的唐卡。與先前的達壟噶舉札西貝唐卡布局相似,本張唐卡其上方橫列也繪有噶舉傳承的祖師譜系,直貢巴的畫像被置于唐卡的中間與其下方的勝樂金剛與金剛亥母雙身像并列。圖H也是一張直貢巴足印唐卡。在這張唐卡中,我們可以發現其足印的輪廓與前兩張所表現的相當不同。而在祖師譜系的繪制上,本張唐卡刻意讓直貢巴的上師帕木竹巴(位在最上橫列之中間位置)及直貢巴(第二橫列的中間位置)的畫像,與勝樂金剛雙身像置于唐卡之中軸線上,以彰顯直貢巴直屬于帕木竹巴之傳承體系。


640.webp-97

圖I   第三世噶瑪巴足印唐卡


除了帕竹噶舉下的支派外,足印唐卡也出現在噶舉派的其他傳承。圖G是一幅出自噶舉派另一重要派系噶瑪噶舉的上師足印唐卡。其唐卡的足印依照對其祖師譜系的分析,應屬于第三世的噶瑪巴,其坐在一巨大的占據畫面中央的蓮花莖所支撐的蓮座上,位置在本張唐卡上方第二列人物譜系的中央。在這張唐卡中,我們可以清楚地觀察到于腳印上也繪有法輪符號,而與我們之前所看到的早期印度佛教藝術中的佛陀足印類似。法輪作為佛教中最為代表性的符號,預示著佛陀在鹿野苑初次的說法布道,因此上師腳印上的法輪符號同樣具有增強上師與佛陀形象連結的作用。我們除了在上師足印上可以見到這樣的外,在上師肖像中也經??梢砸姷皆谏蠋煹哪_掌上繪有這樣的符號。


上師足印唐卡具有高度的稀缺性宗教意義。在表現手法上,上師足印具有將上師形象的神格化并與佛陀做連結的意義,表示著供養人與弟子對于其上師的無比尊崇,同時也隱喻著上師為佛陀之化身;另外,因為足印唐卡于制作過程中多曾與上師本師進行直接的接觸,因此也被視為具有無上的法力,并且具備其他種唐卡所不具備的實質上功能,因而在藏傳佛教密法修行里被視為無上的珍寶。


延伸閱讀:Brown, K.S.(2002) Early Tibetan Footprint Thang kas, 12-14th Century in: The Tibet Journal Vol. 27, No. 1/2, Contributions to the History of Tibetan Art pp. 71-112


(來源:喜雅藝術,作者:陳秉揚)

發布:2017年7月31日
更多精選內容推薦
專業顧問(10分鐘內回復) *

客服電話:

 

 

15701275956

 

 

 

掃碼微信咨詢 ?

分分彩稳定计划 新浪分分彩计划 幸运飞艇冠军五码开奖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 北京赛车5码实时计划